无标题文档
站内检索  
您的位置 >>首页>党史研究>党史专题
政权初建 创业艰辛
【作者】        2012-07-25

 政权初建  创业艰辛

  海淀区位于北京市的西郊和西北郊,东临朝阳区、西城区,南 接宣武区、丰台区,西靠石景山、门头沟区,北与昌平县毗邻,面积 426平方公里。全区现有11个乡、17个街道办事处,城乡人口150万。

  海淀区是由解放前的17区、18区发展而来的。1949年1月相继成立17区、18区人民政府。1949年7月,17区和18区及原16区一部合并为16区。1950年8月,16区改称13区。1952年8月,14区的13个行政村,宛平县的北安河、周家巷等村划入13区。同年9月,13区改称海淀区。

  1948年11月29日,平津战役开始。1948年12月12日,中央军委致电林彪、罗荣桓,指示东北野战军第3、第4、第5、第11纵队等部队包围北平。受命从北平西郊包围北平的部队是第4、第5、第11纵队,共17万人。第5纵队遵照中央军委和“东总”攻占丰台、包围北平命令,于12月13日凌晨由昌平、沙河一带分两路沿北平西郊由北向南攻击前进。下午,5纵队司令部到达东北旺。下午3时,13师先头部队372团攻打红山口,经过激战,击溃国民党守军,占领了青龙桥,夺取了玉泉山。为全纵队抢占丰台打开了通道,动摇了傅作义的整个西郊防线。5纵队于14日攻占了丰台。同时,第11纵队于12月13日开始由羊城向北平西北的海淀地区前进。12月14日凌晨,11纵队31师开进卢沟桥,向黄土坡、黄村一线攻击前进。14日下午11纵队的33师直逼北平四郊,占领了西苑机场、青龙桥,而后攻击德胜门外第二监狱、西直门外的五塔寺、老虎庵、花园等敌人据点。并占领了清华大学和燕京大学(现北京大学)。至此,海淀区获得解放。

  一 接管及政权建设情况

  中共中央于1948年12月下旬从华北局城工部,华北局党校、 团校、华北大学、北岳党校等单位,抽调1000多名干部,齐集河北 良乡,集中学习入城政策,为接管北平作准备,彭真、叶剑英同志先 后作了报告,介绍北平周围的形势和我党入城后的任务,即宣传党 的政策;联系和发动群众,安定群众情绪,依靠党的地下工作者做好各项工作,尤其是治安保卫工作;防止敌人破坏以及针对燕大、清华的特点做好教工和学生的工作。12月22日,以张锋为组长的“西郊工作组”到达青龙桥,在海淀一带配合围城部队开展工作。25日,以荣高棠为团长的中共北平市委“西郊工作团”30余人到达青龙桥,其工作范围是国民党时的以青龙桥为中心的17区,以海淀为中心的18区及燕大、清华二所大学,分别组成了大有庄、成府、西苑、海淀等小组,向群众和师生宣传和讲解党的政策。“西郊工作团”到后不久,“西郊工作组”就撤消了。

  1949年1月1口开始,接管北平的全体干部陆续进驻海淀。1月17日在保定的中共北平市委和北平市人民政府也先后迁至海淀。分配到17区和18区的干部分别进驻香山大旅社和海淀镇乐家花园办公,其余的接管干部陆续进城。随着17区、18区人民政府的成立,为及时宣传党的政策,稳定社会秩序,分别组成了香山、温泉等10个工作组开展工作。22日,市委书记彭真和市长叶剑英在颐和园后山召开了接管北平的全体干部大会。2月1日,彭真同志在颐和园东门对面的清华大学农学院内,对入城干部做了最后一次报告。他说:我们马上就要入城了,大家一定要按照原订部署,努力工作,遇事多请示报告,遵守人城纪律。除了对干部进行入城教育外,还着重对广大官兵进行思想动员和政策纪律教育,力求使官兵掌握政策,不犯或少犯错误。通过在海淀的动员和学习,使广大干部战士明确了党的城市政策,培训了大批骨干力量,为接管北平、海淀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可以说,接管北平就是从海淀开始的。

  (一)接管情况

  1.接管伪郊五、郊六分局

  海淀区的接管主要是对国民党北平市警察局郊五、郊六分局的接管。郊五分局在香山买卖街6号办公,负责17区的治安;郊六分局在海淀镇后宫园9号办公,负责18区的治安。二分局各有警员三四百人,人人都有枪;各有一支全付武装的60余人的预备队。

  (1)接管过程  由于海淀是1948年底解放的,因此对郊五、郊六分局的接管就先于北平市的接管。在解放军经过海淀时,郊六分局除留下38人看守外,其余300多人和郊五分局的300多人都逃往城内市警察局。到12月19日,徐守身、李旭明等来接管郊五分局时,早已空无一人,部分武器、物资已被带走。徐守身当即命令当地的保甲人员通知家住当地的原郊五分局的警员回局报到继续供职。次日又在香山一带贴出布告,责令原郊五分局警员回局报到,继续工作。几天之内就有78人响应。接管干部分别同他们谈话,宣讲形势和党的政策,要求他们打消顾虑,戴罪立功,好好工作。随后分配他们去各分驻所、派出所清点物资、登记造册,为恢复分驻所、派出所的工作做准备。

  接管后的郊五分局下设香山、青龙桥等14个派出所和温泉、蓝靛厂等5个分驻所。由于当时正值解放军围城时期,因此郊五分局的工作主要就是配合中央社会部,调查了解香山一带的敌情和收缴武器弹药,以及配合市公安局二处封锁西郊的工作。

  1948年12月23日,以张锋为组长的平西工作队一行7人,接管了郊六分局。有留守人员38人,张锋向他们宣布接管并予以留用,命令他们清点分驻所、派出所的物资并登记造册,为移交和开展工作做准备。同时又贴出布告责令郊六分局逃散警员回局报到继续工作。到1949年1月底,共有74人回局。张锋向他们讲明共产党的政策并宣布留用,令他们回各自分驻所、派出所,清点物资,整理户口簿及文件,维护当地社会治安。接管后的郊六分局下设西直门、海淀、挂甲屯、亮甲店、大有庄5个分驻所和小南庄、成府等21个派出所。

  为了加强接管干部力量,1月上旬,市公安局又派出30多名干部到郊五、郊六分局工作,在他们领导下,维护治安的工作初步运转起来,顺利完成了接管工作。这样,郊五、郊六分局正式开始了在共产党领导下的公安保卫工作。

  (2)组建人民公安机关  1949年1月1日,市公安局由长辛店迁至香山办公;1月21日,市公安局一、三、四处及公安大队也迁至海淀。同日,根据市公安局印发的《北平市公安局组织系统表》,郊五分局改称为北平市公安局第7分局,郊六分局改为北平市公安局第14分局。

  北平市公安局在完成接管国民党警察机构后,根据市人民政府的指示,对所属机构进行了几次大的调整,海淀地区的二个分局也多次变动。第一次是1949年3月19 日,第7分局奉命改为“北平市人民政府公安局郊五分局”,第14分局改为“北平市人民政府公安局郊六分局”;第二次是同年6月21日,郊五、郊六分局及郊四分局的阜成门、新北京两个分驻所合并,改称“北平市人民政府公安局西郊分局”,局址设在原郊六分局内;第三次是1952年9月,北郊分局和西郊分局合并,改称“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管辖范围即是海淀区人民政府的管辖范围。建国后,随着行政区划的几次变动,海淀分局的机构设置不断变化,力量不断得到加强,成为人民民主专政的重要力量。(3)对留用人员的审查清理和改造教育接管郊五、郊六分局时,公安局尚未进城,因此对这两个分局的留用人员只能给以初步的教育,来不及进行审查清理和改造教育。在举行了对郊五、郊六两个分局的正式接管仪式后,市公安局作出了对留用人员进行清理的决定。

  郊五、郊六分局共有留用人员739名,从3月开始审查处理,到年底,共清洗473名,留用266名。在审查处理中,采用了适时、恰当的原则。一是清洗有罪恶、群众不谅解、不能再当警察的留用人员。主要由旧警在群众会上检查反省过去的错误,然后再由群众揭发检举。通过群众评议和审查,发现反革命特务分子11名,均送往清河大队管训;对群众不满的145人作了遣散回原籍的处理;对因年老、病残不适应工作的118人令其退职回家;对没有特务问题、没有明显恶迹,又有专门技术的266人暂时留用;开除了26人。通过这样的处理,被清洗人员大都比较满意,同时又使留用人员受到了教育,纷纷表示今后要老老实实为人民服务。二是教育改造留用人员。首先采取民主评定工资待遇的办法,按照每个人的工作能力、工作表现、工作成绩、思想认识水平,先由个人自报,然后大家评议,尽量做到按劳取酬,公平合理,从而调动和提高了他们工作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其次是建立学习制度和检讨会制度,规定每天学习理论二个小时,每周开一次检讨会,每个人写学习心得,写提高思想认识报告,检查一周来的优缺点和思想认识中的问题,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再次就是利用业余时间,组织他们参加生产劳动,改变原来轻视劳动的思想,培养劳动观点。

  通过清理和教育改造,大部分留用人员有了一定的进步,工作态度比以前端正了,克服了敷衍、马虎、混饭吃的思想,与群众关系有了一定转变,使这些留用旧警的思想和心灵得到了一次净化。

  (4)吸收训练人民警察  在改造旧警的同时,还进行了新干警的吸收和培养教育工作。在解放初期就曾吸收了一些当地失学的初中生做助手,其中郊五分局吸收了15人,郊六分局吸收了39人。合为西郊分局后,仅1949年一年就吸收新警148人。极大地充实了人民警察队伍,注入了新鲜血液。

  对新警的教育主要从三个方面进行:一是被吸收后一律编入公安队,下到班里为队员,使生活集体化;二是开办训练班,开设政治课和业务课,进行思想教育和业务教育,使其掌握基本的公安业务知识,提高工作能力;三是经培训后,分到各派出所,在实践中进一步提高实际工作能力。

  1950年1月,北京市公安学校第一期学员结业,有35名分配到西郊分局,他们都具有高中文化水平,年轻、受过专门训练,素质较高,补充和加强了海淀的公安干部队伍。

  2.接收伪区公所和伪自卫队

  为迅速接管国民党政权,1949年1月,北平市军管会西北分会任命张宗平为中共第17区工委书记,马子卿为中共第18区工委书记,各自组建工委会。   

  解放前夕,17区和18区区公所的人员都逃往城里,区公所的文件、家具等物资,有的被搬走,大部分被毁坏。2月7日,西北分会派人从城里带回区公所人员,给他们宣讲党和政府的政策。并根据“压下伪区长的威风,主要次要分别对待”的指示精神,采取了“打击孤立首要,争取一般的法”,对伪区长、股长以上人员严肃批判,指明出路;对一般雇员进行争取,启发他们转变立场,划清界线,积极提供各方面的情况。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两个区的政治、经济、保甲等问题已基本搞清,分别进行了接收。

  区公所编制21人,下设15保385个甲以及发征所、军民合作站等部门。接收的物资及卷宗数目:结存款项6960元,职员薪水1230元人民券;还有布匹、证件、办公家具等。

  伪自卫队18大队于1948年7月2日成立。区设大队.各保设中队,各中队下设六个队,即武装、盘查、传令、情报、供应、救济。18大队原有步枪225支,队员300余人。1949年1月11日,伪自卫大队28人向军管会交来官佐名册一份,自卫队员名册一份,印信两枚。

  3.对学校的接管和调整

  1949年1月15日,海甸(淀)中心国民学校召开了全区小学教员会议,宣布了新政府的教育方针及开学的重要性,并发给一月份的维持费,当时开学的就有11所小学。全区21所公立小学、6所私立小学,除三所公立学校被破坏不能开学外,其余24所全部开学,使5000多名儿童又能继续接受教育。

  从1949年1月起,西北分会先后接管了清华大学、燕京大学等高等学校,对课程进行了调整,取消法律、政治、社会系科内容反动的课程设置,理、工类课程基本保留,但对属于资产阶级的思想体系、教学方法加以改造;同时组织了一批党员和进步人士到学校开展唯物史观、新民主主义学术讲演。另外,对院校进行了初步调整,以北大、华大为基础,合并北平其他各校法律、政治、经济、文学等院系入北大;以清华为基础,合并各校理、工院系,成为专门理工院校。

  1952年6月,根据中央指示精神,撤消了燕京大学、辅仁大学建制,有关系科并入清华、北大、师大等校,将清华改造为多样性工业大学,北大成为文、理类新型综合大学。此外,在海淀区还集中规划兴建了一批高等专门学院,著名的八大学院——北京航空学院、北京钢铁学院、北京矿业学院、北京石油学院、北京地质学院、北京农业机械化学院、北京医学院、北京林业学院以及中央财经学院、北京政法学院等,都是在院系调整中建立发展起来的。

  同时还对卫生事务所、信鸽养成所、裕民农场、伪合作社等周围各机关进行了接收。

  (二)政权建设

  1.区委、区政府成立经过

  海淀区是一边接管一边进行政权建设的。海淀区的管辖范围,是在解放后随着形势的发展,几经演变才成为现在这个规模的。解放前主要是以海淀镇为中心的伪18区和以青龙桥为中心的伪17区。1949年1月12日和14日,接管了国民党政权,成立了第17区、18区人民政府,驻地分别在香山大旅社和海淀镇乐家花园(今八一中学)。当时,区委、区政府的干部基本上是良乡的接管干部。以后,区委、区政府又设置了相应的工作机构,安排了负责干部。张宗平任17区区委书记,李瑜铭任区长;马子卿任18区区委书记,区长是郭有义。区委设了组织、宣传、秘书等部长门和工、青、妇等群众团体,并组织了工作组;区政府设秘书、战勤、财政、民政、建设、文教等部门。1949年3月,对干部作了一次调整,张宗平调任18区区委书记,荆聿玖任18区区长,李瑜铭任17区区委书记,郑瑛任17区副区长。

  北平和平解放后,行政区划又经过多次调整。1949年7月,北平市政府决定将17区的东冉村、蓝靛厂、青龙桥以西至温泉、南安河地区,18区与16区的阜外大街、罗道庄、铁家坟以南地区合并,同时从昌平县划入东北旺、西北旺、后厂、傅家窑、后营5个村,改称16区,并建立16区区委、区政府,下划l镇6街41个行政村,每村都建立了基层党支部。1950年区委迁人海淀镇太平庄2号。8月,16区改为13区。1951年4月,将阜外大街、北礼士路马尾沟以南地区划人第2区;将西直门外博物馆路街及北礼士路马尾沟以北地区、百万庄村旧铁路东划人第4区;将东杨坨、西杨坨、盂悟等村划入第15区。1952年9月第14区撤销,将德清公路以西的清河镇和西二旗、马甸、北太平庄等14个村划入,同日将宛平县北安河、周家巷、草场、七王坟、辛庄等村划入。1954年6月,海淀区人民政府在13区基础上正式成立,这是“海淀区”作为行政区划名称第一次在版图上出现。

  2.摧毁伪保甲制度,建立人民政权

  保甲制度是国民党反动政权机构统治人民的基层工具,主要任务就是抓兵、要粮、组织“自卫队”和“清共先锋队”,镇压人民的爱国民主运动。不摧毁保甲制度,区政府就不能正常开展工作。在区政府成立后,就开始了这一迫切的政治任务。首先广泛发动群众,提高他们的觉悟,彻底认清保甲制度的反动性质,进而组织群众揭发控诉一些伪保长的反动罪行。21名罪恶滔天的保长被镇压,大部分甲长经过教育都已积极靠拢政府和人民,有的还成为群众工作中的积极分子。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到1949年4月基本完成了这一任务。17区的13个保,被推翻后建立了14个行政村及267个闾;18区摧毁了25个保,建立了10个街、15个行政村和422个闾。两区共发展了256名村干部,从而建立了新的人民政权,为开展各项工作打下了基础。

  二  社会秩序的恢复与整顿

  解放前,国民党在海淀的势力很强。解放初期,这些反动势力都潜伏起来,暗中进行破坏活动。暗杀活动猖獗,抢劫活动嚣张,盗墓活动频繁,刑事犯罪案件不断。特别是娼、毒、赌发展很快,滋生了大批刑事犯罪分子。海淀地区的治安状况极为混乱,仅1950年一年,全区就发生各类刑事案件1000多起。如果不整顿混乱的社会治安,稳定社会秩序,就不能保证人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就有可能保不住新生的人民政权。海淀地区在接管了郊五、郊六分局和建立了人民政权后,立即开始了社会秩序的恢复与整顿工作。

  (一)狠抓社会治安管理工作

  1.收缴武器弹药。这是当时治安管理的第一项重要任务。海淀解放时,国民党败兵逃往城内,到处存放来不及带走的武器,还有一些是败退前到处埋藏下来的,地主、联保长、地痞等私人使用的枪支等。郊五、郊六分局在海淀解放时就开始收缴武器弹药。1949年2月5日,北平市军管会颁布了《关于收缴非法武器的布告》,郊五、郊六分局及合并后的西郊分局继续大力收缴武器弹药。各分驻所、派出所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布告的内容,干部民警在各种场合讲解,号召有武器弹药的主动交出,同时鼓励群众揭发检举。截止到建国前夕,收缴了轻重机枪、地雷、子弹等大量武器弹药,收缴工作取得重大成绩。

  2.肃清特务分子。在北平市军管会于1949年3月颁布《北平市国民党特务人员申请悔过登记实施办法》之前,郊五、郊六分局即命令保甲组织通知国民党特务到公安局登记,两个分局各登记20多名特务,但大都是中、军统特务外围组织的成员。由于接管干部少,业务生,所有警察又全是留用的,因此肃特工作收效不大。《办法》颁布以后,肃特工作才打开了局面。郊五、郊六两个分局从3月下旬开始,向未登记的特务分子展开了政治攻势。到建国前的半年时间,基本上搞清楚了海淀地区各类特务系统、反动党团系统和特务分子的情况,对他们进行了登记管制。共七大系统428名(其中特务348名,党团80名):即党通局73名,军统系统11名,剿总系统135名,敌军系统57名,国民党67名,地方系统44名,三青团13名。为保卫党中央,保卫开国大典创造了良好的环境。

  3.收容国民党流散军人。和平解放北平协议签字后,傅作义部队即开出城听候改编。在这过程中,一些极端顽固分子反抗改编,有的集体逃跑,有的单独逃跑,还有流落在海淀一带的傅系部队和国民党嫡系部队溃散时被打散的开小差的军官和士兵。

  根据《北平市流散国民党官兵登记收容办法》的要求,郊五、郊六分局各设了一个流散军人登记站,同时通过村、街工作组号召散兵游勇登记。至建国前,共登记927人,经过审查,对其中历史复杂,有可疑迹象的179人送市流散军人处理委员会审查处理。其余的则根据每个人的实际情况,发给路费、生活费、令回原籍。

  4.打击刑事犯罪。解放后建国前这段时间,杀人、抢劫、盗窃、强奸等刑事案件不断发生,西郊一带共发生627起刑事案件,其中的重大案件全部破获。处理了重大案犯187名,处决了杀人犯。对刑事案的打击,震慑了犯罪分子,保护了广大群众,维护了社会治安,稳定了社会秩序。

  5.整顿交通秩序。1949年3月,为保证中央迁香山的安全,郊五郊六二个分局开始对香山经玉泉山至西直门,香山经青龙桥至西直门这两条交通干线进行整顿。主要是对沿线两侧制高点的控制,对主要危险人物重点监视,增设固定岗和巡逻哨。此后又多次整顿过。9月,为保证开国大典的顺利进行,西郊分局成立了“交通、摊贩管理委员会”,对繁华地区的摊贩进行了整顿,教育摊贩遵守交通秩序,不许侵占马路,给他们指定地点摆摊设市,不许乱串乱叫卖;取缔倒卖银元、算命测字等违法活动。此外,在交通干线沿途又增设了10个固定岗,增加两个巡逻班,在事故多发地段加设军岗等措施,保证了两条主干线的交通通畅和安全。

  (二)取缔妓院

  西郊分局从1949年5月开始对黄土坑、暂安处、北礼士路等地妓院进行调查,对老板姓名、罪恶、财产及妓女的分布、思想状况都摸清了底,到10月,已做好封闭妓院的各项准备工作。

  1949年11月21日,北京市第二届人民代表会议作出封闭妓院的决定。当日,海淀区组成了封闭妓院的分指挥部,由分局公安队长刘仁三带领,组织干警100多名,晚上把黄土坑、暂安处的14家妓院全部包围。把抓获的14名老板送分局拘留审查;对登记收容的41名妓女经初步教育后送市局妓女管训所;对没有疑点的嫖客当场教育,有可疑迹象的集中详细审查。由于行动保密,政策明确,纪律严明,一夜间胜利完成了封闭妓院的任务。

  (三)禁烟禁毒    .

  为根绝鸦片毒品,增强国民体魄,铲除滋生犯罪的土壤。1951年12月,北京市人民政府发布禁烟禁毒布告。1952年7月,中央宣传部、公安部联合发出《关于禁毒的宣传指示》,要求在人民群众中进行广泛的宣传。1952年8月18日,海淀分局制订了《毒犯登记工作计划》《禁毒中几项工作规定》,立即在全区开展肃毒、禁毒运动。

  首先开展宣传工作。由各派出所召开群众会、积极分子、烟民毒犯会等形式的大会,宣讲毒品的害处,禁烟禁毒的必要性及政府禁毒的决心和有关政策;同时号召制造、贩卖、吸食毒品的有关人员主动去派出所登记,号召群众揭发检举。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共召开群众会830多次,召开积极分子会160多次,召开烟民毒犯会200余次。可以说宣传声势强大,家喻户晓,深入人心,使群众认识到“吸毒可耻,贩毒有罪”。

  宣传工作告一段落后,立即开展强制登记工作。将证据充分的重点毒犯、烟民传唤到派出所进行登记,将拒不登记的5名毒犯当场抓捕拘留。强行登记与惩治顽固分子,很快摧垮了毒犯、烟民的侥幸心理和对政府禁毒政策的怀疑,毒犯、烟民纷纷到派出所登记,交出毒品、烟灯烟枪等物品。

  禁烟禁毒工作从8月18日开始,到9月20日结束,共登记毒犯991名,收缴各种烟灯、烟枪、烟千子等烟具60多件,烟土2150克。登记的2000多名烟民,均令其具结戒烟期限,保证不再吸毒。从而一举消除了海淀一带制造、贩运、贩售毒品的根源,铲除了又一滋生犯罪分子的根源。

  (四)查禁赌博

  解放前赌博是一种比较公开的社会现象,除设局聚赌以外,在群众中也比较普遍。因此,查禁赌博是整顿社会秩序,消除滋生犯罪的必要手段,也是一种移风易俗的措施。海淀解放后,政府对赌博主要采取二种办法。一是调查研究,被确定为抽头,以赌为生的赌棍,没收其赌具,传讯进行严厉的批评教育,责令他们停止设局、聚赌,过去的不再追究,如再犯,抓住后严惩不贷。1950年到1951年,全区收缴的赌具仅麻将就有四五麻袋,传讯教育了大小赌头300余人。公开的赌局、赌场、家庭式抽头聚赌基本上绝迹了。二是随时随地地结合各种会议广泛进行禁赌宣传。凡是新建街乡基层政权和农会,各派出所,无论开什么会,都要宣传禁止赌博。向群众讲明赌博是旧社会的恶习,滋生犯罪的根源……通过广泛的、随时随地的、长期的、苦口婆心的宣传,使“赌博有害,聚赌有罪,严禁赌博”深入人心。广大群众受到了教育,明白了道理,都非常拥护禁止赌博,有的还把赌具主动交出来,表示要好好生产劳动,不再赌博。从1953年以后,赌博基本上禁止了。同时取缔了赌具制造商,市场上严禁出售赌具。赌博这个旧社会遗留下来的毒瘤得到了有效的根治。

  (五)打击现行

  建国以来,对现行刑事犯罪分子的打击,采取了结合各项斗争、不停顿连续打的方针。

  海淀解放至新中国成立前,郊五、郊六及合并的西郊分局,对刑事犯罪进行了一次严厉打击,共破获各类刑事案件324起,抓捕和处理各类刑事犯罪分子325人。海淀一带的抢劫、盗窃、惯匪基本上被打垮。建国后刑事案件又有所上升。1950年4月,在海淀各界人民代表的强烈要求下,再次开始打击刑事犯罪并与镇反配合,严惩惯匪。分局组织刑警力量,制定了打击现行犯罪的计划。捉拿重要惯匪归案,镇压罪大恶极的匪首,积极侦察刑事案。1950至1951年共抓获重要的惯匪、盗墓匪44名,公开枪决了其中的16名罪犯。与此同时,动员各个派出所和街乡的治安小组、护青小组等群众组织互相配合积极破获一般现行案件。这两年中共破获一般案件100多起,抓获各类刑事犯罪分子170多人。对于盗墓匪,除逮捕镇压首要分子外,勒令所有盗墓匪一律登记。

  捉拿惯匪归案,处决罪大恶极的匪首,登记盗墓匪,动员派出所组织群众、治安小组和群众破一般案件,促进厂社会治安的稳定好转。

  (六)取缔反动会道门

  解放前,会道门的组织很多,它们都宣传封建迷信,有自己的政治企图,采取欺骗群众、蒙骗道徒财物的方法。其中一贯道是海淀地区发展最快、发展最多的一个最大的反动会道门,遍及每个乡镇村庄。解放后,各种反动会道门都不敢公开活动了,特别是一贯道,但暗中却大肆造谣破坏,继续控制道徒,伺机东山再起。要从思想上解放群众,挽救受蒙骗的道徒,维护社会安定,发展生产,必须取缔反动会道门,惩办道首,从组织上彻底摧毁反动会道门。

  海淀区取缔反动会道门是以取缔一贯道为主。

  1.调查摸底,掌握情况,做好准备工作。西郊分局从1949年3月开始开展此项工作,以香山、门头村、青龙桥、西苑为重点,使用侦察手段,发现了重要道首的活动情况。同时,分局组织了专门力量,在正白旗、南辛庄、罗道湾进行了公开全面的重点村调查。很快搞清了几个村一贯道和其它反动会道门的情况,为取缔工作做了充分准备。

  2.公开宣布坚决取缔一切反动会道门。由市公安局拟定《北京市取缔一贯道计划》,全市统一行动。1950年12月18日,由海淀区委、区政府、西郊分局抽调干部组成的工作组分别进驻重点村;分局在市局治安处配合和驻军协助下,组成17个行动小组,于当晚同时动手,将17名道首逮捕。第二天贴出市政府布告,召开群众会,宣布取缔一贯道,取缔一切反动会道门,讲布告,深入广泛地开展了宣传工作。取缔工作在全区开展起来。

  为推动取缔工作深入开展,西郊分局根据当时登记退道情况,采取了以下措施:

  第一,1951年1月8日,召开了全区一贯道道首会,会上除宣讲一贯道罪恶和取缔政策外,当场逮捕了4名点传师,这极大地震慑了互相观望不来登记的绝大多数中小道首,他们纷纷到派出所要求登记。    

  第二,动员党员、团员、干部中参加过一贯道的人带头退道。这些人的退道,带动了群众中的道徒特别是积极分子中的道徒纷纷声明退道。同时使我们对农村党团员及干部队伍也有了进一步了解。

  第三,在已登记退道道首中,选交待彻底愿意将功赎罪的点传师等人现场摆坛表演收徒过程,现身说法,揭露其内幕,以教育群众。同时将搜到的反动乩语、书信、国民党旗、特务证件等各种罪证,同表演一起展览。

  以上三项措施推动了取缔一贯道工作的进展,道首登记、道徒退道形成了高潮。取缔反动会道门工作取得了决定性胜利,一贯道组织已全面崩溃。

  随着一贯道在组织上、精神上的彻底摧毁,九宫道、先天道、后天道等会道门也受到了沉重打击,道首、道徒纷纷登记、退道,停止了道务活动。

  通过采取以上种种措施,打击了海淀一带的各种反动力量,同时也向群众宣传了党的政策,恢复了社会秩序,稳定了社会治安,为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社会环境。

  三  生产的恢复与发展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的海淀,经济发展水平低下,全区以农业为主,工业很少,工商业发展缓慢。

  全区90%的人口居住在农村,从事小农经济的生产活动,工业基础极为薄弱,具有近代意义的工业基本上是空白。仅有一家在20世纪初由清政府兴建的官僚资本企业薄利呢革公司“(清河制呢厂的前身)以及双合盛啤酒厂、永丰化工厂等几家私营企业。这些工厂大多厂房简陋、设备陈旧、许多生产环节依靠手工操作,生产规模小、生产能力弱,产品数量少,质量差。例如北平染织二厂仅有31名工人,日染布100疋,织布16匹;义和造纸厂有43名工人,只能生产一种纸;三星铅笔厂只有工人79名,只生产一种铅笔;尚义酒厂的生产设备除几只大木桶外,只有几部简单的机械设备,葡萄成浆的工作要工人用脚踩来完成,全年只能生产6吨葡萄酒。就是这样的几家工厂到1949年时大部分停工或瘫痪。其余的所谓工业,不过是以家庭为基本单位,以手工操作为主要方式的小手工业。全区当时大约有150多户小手工业者,生产活动主要分布在砖窑业(10户)、灰窑业(9户)、制粉业(16户)、织布业(织布机30架)、草绳业、挑花业。由于这些小手工业规模很小,生产方式十分落后,加之社会环境动荡不安,其生存和发展十分艰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共北京市委、市政府把恢复、改造与发展生产作为全市党政军民共同的中心任务,对手工业采取低息贷款,组织加工订货,收购包销的方式;对私营工厂的生产进行计划指导,帮助解决原料和产品销路问题;对官僚资本予以没收,改为国营企业,促使它迅速恢复生产。海淀区人民政府对小手工业和私营工商业给予了积极帮助和大力扶持,还积极引导小手工业者联合起来,先后帮助从事黑白铁加工的小手工业者合并成立了克立华铁工厂;将从事果脯生产的12家小厂合并成私营果脯厂;把40名针织行业的失业工人组织起来,成立了针织生产社。私营工业在政府的重点帮助和扶持下也得到了迅速的恢复与发展。到1952年,三星钢笔厂生产的产品已增加到三种,生产能力提高了4倍。尚义酒厂的葡萄酒产量提高到年产27吨的水平。官僚资本的清河制呢厂改为国营企业,并扩充了精纺车间。         

  经过3年国民经济恢复时期,1952年海淀区的工业总产值由1949年的8.7万元增加到323万元,增加近36倍。私营工业发展到1100多家,职工1500多人。从事的行业包括:金属加工、化学加工、建材、煤炭、木器、纺织、食品、皮毛、造纸等10余个。

  在农业方面,海淀区废除了封建的土地所有制,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随着土地改革的深入,各种互助组织应运而生,到1952年底,全区互助组、合作社共2135个,占有耕地113333亩,占海淀区耕地总面积的29.5%。农村生产力获得了很大的解放,全区农业总收入平均每年以6%的速度递增。

  商品市场开始形成。1949年以前,全区只有青龙桥一个集市,每天开一次,12点开始,主要是菜市、粮食及各种摊贩。海淀解放初期,由于北平尚未解放和对形势认识不清及对货币的不信任,商业界大多关门闭户。通过党和政府的宣传、鼓动工作,商品市场逐步得到恢复与发展。1949年恢复营业的各类私商819户,主要行业分布在杂货、纸烟糖果、干鲜果品、猪牛羊肉、糕点、酒、豆腐、山货、青菜、百货、文具纸张、绸布、木器、电料、车行、中西药等。1949年2月,海淀区政府成立工商科,作为区政府领导和协调商业组织,负责全区商品供应,以及行使市场监督与管理权力的职能部门。据区政府1949年初的不完全统计,全区共有摊商4872户,其中固定摊商3511户,流动商贩1361户。1950年,土改后,农民购买力大幅提高,城乡市场出现了购销两旺的景象。1950年的商品零售额比1949年增长32.9%。市场初步恢复后,开始步入了商业的稳定发展时期。1950年6月,北京市工商联合会海淀分会成立。1952年12月成立北京市工商联合会海淀分会改选筹备委员会。全区共有88个行业,工商业2073户,摊4100户。1952年社会商品零售额比1949年增加7倍。工商税收在财政收入中所占比重逐年提高,由1949年的27%提高到1952年的84%。

  在恢复和发展生产的同时,海淀对国民经济所有制结构进行了调整。解放之初,海淀的经济以农为主,工商业、手工业都很薄弱。1949年底,全区仅有6家私人工厂、7家工场手工业,共有职工249人,年总产值8.7万元,商业以私商贩为主。1949年12月底,全区共建18个供销社,其中村级供销社15个。供销社根据农民自办、国家扶持的原则,吸收农民集资入股,每股约合人民币2元,也可实物折价人股,年终股金分红。土地改革实现了农民长期梦寐以求的“耕者有其田”的夙愿。在党和政府政策的引导下,个体农民走向了互助合作之路。区委、区政府没收官僚资本,将其改造为国营经济,对民族资本主义工商业、个体工商业实行保护和限制的政策。经过3年经济恢复时期,全区逐步建立了在社会主义国民经济领导下的国营经济、个体经济、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合作经济和国家资本主义经济5种经济成分并存的经济结构。

  四  土地改革  抗美援朝  镇压反革命

  (一)土地改革

  土地改革前,海淀区的土地状况比较复杂,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土地集中程度高,有些地主又是封建官僚、军阀和大太监,特别在土地肥沃、产量高、收人多的地方更为突出、严重。如全区地主、富农7273人,占人口的5%,却占有土地的34.6%。特别是六郎庄村的地主、富农及农业资本家占有全村土地的90%。从金辽时代起,几百年来从帝王到大小官吏就在这里占了大量土地,修建了很多花园、殿堂和墓地,使农民失去土地。有名的圆明园就是在明朝私人园林的基础上,占地5200余亩修建的。北洋军阀和日伪、国民党官吏也都在海淀占有大量土地。第二,本区的城镇资本家、工商业者、商贩、一些社会名流、教授、工程技术人员等也占有数万亩土地。第三,中法大学、清华大学、燕京大学、香山慈幼院、佛教会、经世学社、天主教、公墓、寺庙等也占有大量土地。

  1949年5月31日市军事管制委员会颁布了《关于北京市辖区农业土地问题的决定》。该决定公布后,市委郊委即部署郊区各区委选择一、二个行政村进行土地改革试点,在取得大城市郊区土改工作经验后再全面展开。6月,海淀(18 区)区委按照市委郊委的指示,在巴沟行政村进行土改试点,沈澄任组长,刘老焕任副组长。这个试点是市委郊委直接抓的郊区三个土改试点之一,区委书记张宗平直接领导,市委郊委秘书长安平生到海淀蹲点指导工作,市委郊委并派有石井、王广荃、董平三位巡视员始终参加。9月,区委决定:门头村作为全区的第二个土改试点村,抽调干部组成工作组,组长:杨华,副组长:刘永和。因这个试点开始较晚,10月全区土改全面开始后,列入第一批土改村。

  郊区土改试点取得经验后,市委郊委于1949年10月12日至17日召开郊区扩大干部会议,全面部署郊区的土改工作,市委书记彭真到会讲话。会后,海淀区土改工作全面铺开,共分三批进行,到1950年3月基本结束。第一批有门头村、温泉、白家疃、肖家河、大有庄、六郎庄、北坞、黑塔、双槐树、罗道庄等10个行政村。这一批土改是纯农村,农业比重大,土改任务重,全区共抽调干部90名(占当时区机关干部总数的35%),组成10个工作组。这批土改工作在年底大体结束。第二批有冷泉、马连洼、树村、水磨、香山、四王府、四平台、保福寺、大钟寺、上园、万寿寺、马神庙、真武庙、铁家坟、马道庙、东冉村、蓝靛厂,这批土改于1950年1月开始,3月结束。第三批土改有一亩园、董四墓、东阳坟、南安河、青龙桥、百万庄、北蜂窝、三里河、沙窝、南营房、羊房店、东北旺、西北旺等13个行政村,有北下关、博物院路、北礼士路、阜外大街、成府路、西苑等6个街和海淀镇。第二批、第三批土改是交叉进行的,在第二批土改的后期,第三批有的已经开始。宣传教育、发动群众的工作贯穿土改全过程。土改工作组进村后,一般是先召开群众大会,宣传政策,讲清进行土改的意义和政策。广大劳动农民已经受到老解放区土改的影响,对土改是盼望已久,热烈拥护。但群众还不懂得自己起来解放自己,较普遍的思想是想依靠政府和工作组来进行土改,如有人讲:“搞土改,政府下道命令就成了”。因此,在工作中,工作组处处注意教育发动群众,防止行政命令和包办代替(有的在村里进行阶级教育,有的从“反霸诉苦斗争”开始,有的从“组织生产自救”开始),并在发动群众的基础上对民愤较大的地主开展诉苦斗争,在各种大小会上,很多劳动农民用亲身受剥削的事实,摆事实、讲道理,控诉地主阶级在政治上压迫群众,经济上剥削群众的行为,提高了广大农民的阶级觉悟,调动了农民群众的积极性。

  用“三榜定案”的办法在土改中评定划分阶级,首先做好对政策的学习、宣传工作,组织干部群众学习《怎样分析阶级》等有关划分阶级的文件,重点向群众讲明划分阶级的标准。在工作中特别注意充分发动群众和按民主程序办事,防止工作组包办和少数人说了算。采取群众自报,大家民主评定,最后报区人民政府批准。这三步每走一步,都把结果张榜公布,大家讨论评定,充分走群众路线,严格按政策办事。

  对没收、征收的土地的分配,经讨论研究,确定按人口分,分配中并把土地按质量、产量不同分为若干等级,由大家讨论决定。同时照顾到人口特少的户,如单身汉按二口人分,二口人家按三口人分。对于需要土地为生的地主,在没收其土地时,也留给大体与普通中农相同的一份土地,使他们能够参加劳动,自食其力。分配土地以自然村为单位。但如在一个行政村内,各自然村没收、征收的土地多少不平衡时,全行政村中可以适当互相调剂,但必须经群众讨论同意。

  各村结合土改,特别在土改后期,在分配土地后,及时把群众的积极性引导到生产上来,如温泉、肖家河、一亩园、北坞、门头村、黑塔、西冉村等村,都进行了疏通沟渠、河道,做好排涝和抗旱的准备。六郎庄、西苑、巴沟、海淀等村镇合作,疏通了多年未修的万泉河河道。在土改工作的同时,各村进行了建党建团工作,并建立健全村政府、治安、妇女等组织。在巴沟村土改试点中,分二批发展了7名党员,建立了村党支部。全区在土改后,在农村共发展了307名党员,建立农村党支部37个,全区发展团员671人,成立了农村团支部29个,发展、整顿和健全了农会、村街政府、妇女和治安保卫等组织。

  土改中共没收地主土地47329亩,征收富农出租土地6079亩,建立了彰化国营农场(西郊农场的前身)、巨山农场和温泉农场,8716户农民分到土地47818亩,4054户分到农具14279件、水车221挂、1889户分到牲畜373头,834户分到稻种10021.5公斤和各种粮食(折合玉米)228070.5公斤。

  1950年,市委郊委提出争取农业生产增产一成的号召,区委为了加强对全区生产的领导,成立了以区长为主任的区生产委员会,并把全区土改工作组改组成8个生产工作组,分片领导各村的生产。土改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1950年巴沟村粮食增产20%,四季青乡粮食增产37%,蔬菜增产1倍。1951年同1949年相比,全区蔬菜亩产提高107.86%,总产增长121.92%。一家一户基本生产单位的确立,虽有效的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但少数贫雇农缺少农具、牲畜或劳动力,难以抵抗天灾人祸。1950年仅东冉乡就有10户人家卖地16.4亩,3户贫农卖青苗,19户贫农借高利贷1470元。翻身解放了的农民又面临着丧失土地等生产资料而重新陷入贫困的窘境。1951年底,中共中央做出了《关于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草案)。《决议》指出,依照自愿互利、典型示范和国家帮助的原则,适时引导农民走上互组合作生产的道路,1952年底,全区建有互助组2133个,其中常年性互助组1010个,占总数的47.4%。互助组拥有耕地数占全区耕地总数的47.9%,入组农户占全区农户总数的47.9%,个体农民开始走上互助合作之路。

  (二)抗美援朝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美帝国主义出兵侵略朝鲜,并把战火燃烧到我国边境。同年6月28 日,毛泽东主席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上发表讲话指出,全世界各国人民的事务应由各国人民自己来管,美国对朝鲜、菲律宾、越南等国的干涉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帝国主义也是外强中干的,因为它没有人民支持。并号召全国和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11月5日,李瑜铭在区委书记会上传达市委郊委书记柴泽民“关于开展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运动”的讲话,并决定:层层向下传达讲话精神;由李永明、沈澄等组成抗美援朝办公室。11月15日,海淀区保卫世界和平反对美国侵略委员会成立,李瑜铭任主席,陈云峰、聂臻玉、何宜昌、李成吉任副主席。至此,全区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海淀区委书记、区长等直接下到各机关、学校、工厂、农村,发动党团员到群众中去传达抗美援朝的报告,召开群众会议和小型座谈会,将抗美援朝和保卫自己翻身果实结合起来讲,使人民群众对抗美援朝有了明确的认识:要保住自己的饭碗,必须抗美援朝。如门头村、黑塔、青龙桥等农民献粮捐款抗美援朝。有些农民还自愿报名参加志愿军。清华、燕京、革大、农大等四校共2500多学生、教授及部分中小学生,组成18个大队到30多个行政村进行了宣传、演出街头剧、拉洋片、图画展、相声、家庭访问。全区男女老少普遍知道了抗美援朝。提出节约搞好生产的口号。收公粮一般的提前三四天完成,只要提到抗美援朝,就积极交粮。

  1950年12月1日,中央人民政府,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委员会和政务院联合发出关于招收青年学生、青年工人参加各种军事干部学校学习的决定。市委积极领导和布置了这项工作。12月8日,团市委发表《告全市青年及团员书》,号召青年们响应祖国召唤,踊跃参加国防建设。同日,市学联也发表宣言,热烈拥护中央的决定。12月9 日,首都各大中学校隆重纪念“一二?九”运动15周年,许多青年表示要继承革命传统,投笔从戎报考军事干部学校。清华大学在请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肖华到校作了题为《欢迎爱国青年参加伟大国防建设》的报告后,全校师生群情激昂,梁思成教授说:“我要送我仅有的孩子去报名”。

  1951年4月4日,根据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3月14日的通告和北京市抗美援朝分会的决定,区委举办抗美援朝和迎接“五一”工作的讲座,决定要发动全区各民主党派、各团体、各机关、各工厂、学校进行各种形式的宣传,把抗美援朝的精神贯彻到一切工作中去,使人人受到教育。清河镇两所民校,学员100余人,民校教员均为团员,他们把抗美援朝与教学内容结合起来。镇里有29个团员,首先向自己家庭作抗美援朝宣传,每人至少宣传了5人。在宣传工作中,宣传队还特别注意了把群众由仇日引向仇美。1952年4月14日,区委决定“五一”节前掀起抗美援朝的宣传高潮。清华、北大等14所高校的学生2361人赴本区各村进行更加广泛深入的宣传,发动群众订立爱国公约。同时,还进行和平签名运动,他们首先把机关、学校及有组织的团体发动起来,通过各种组织宣传、动员签名。其次在各街镇发动群众进行和平签名,然后是在农村召集党团支部会议,号召大家响应党的号召,发动农民进行签名,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全区共有74348人签名,占全区人数的52%。

  为把抗美援朝落到实处,区委区政府把宣传教育工作与捐献工作结合起来。1950年初,村干部、党团员和群众不分昼夜地缴收公粮,只要提到抗美援朝,就积极交粮。9月间,区委把捐献工作与纪念国庆的宣传教育工作密切结合起来,提出“以实际行动庆祝国庆节提早完成捐献”的口号,并召开区代表会进行捐献动员和村支部委员会联席会交流经验。仅9月一个月全区共认捐143877元,相当于6—8月缴款的总数。1951年6月8—9日,召开区第一届二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听取和审议《关于响应抗美援朝总会号召支援前线大力开展捐献飞机大炮运动的报告》,到8月初,全区捐献14万多元,还有大批慰问品、慰问信。9月4—5日,召开区第一届三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听取和审议张宗平的《抗美援朝捐献工作报告》。1951年11月,毛泽东主席号召全国人民努力增产节约支援中国人民志愿军,全区各界群众迅速掀起了一个以增产节约为中心的捐献运动高潮。

  (三)镇压反革命

  海淀地区解放前,国民党警察、军队、军事谍报组织、中统、军统特务、日伪特务等反动势力庞杂。解放后,除郊五、郊六分局两个国民党警察局被我接收,员警召回留用外,原国民党军队的军事谍报、原剿总系统的清共委员会、先锋队、突击队、军民合作站、稽察队、工作队等反动组织的人员、保甲组织、中小学校中的国民党三青团骨干及中统、军统特务,国民党的散兵游勇等等,在海淀地区潜伏起来,其中一些反动分子蠢蠢欲动,有的还进行反动活动。一些土匪和各种反动会道门也趁机活动,使得海淀解放初期的社会治安状况极为复杂和混乱。这主要反映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暗杀破坏活动严重。1949年4月30日,北平军管会干部董俊岭被国民党208师军统特务李克勤杀害在圆明园内,16区工作组干部石少君在玉渊潭钓鱼台被反抗改编的原国民党军人枪杀。1949年3月,郊五分局蓝靛厂分驻所所长孙东祥到厂西门外搜查时被事先安置的炸弹炸伤。郊五分局管界门头村住户王秀山家院内被扔进一枚手榴弹,炸伤一人。二、散兵游勇、土匪抢劫活动嚣张。1949年2月,国民党军反抗改编的下级军官3人,持美式卡宾枪闯入何家坟村行抢,抢走居民孙士明等人的金元券、金戒指、银元、首饰等。土匪11人到青龙桥村行枪,抢走粮食1000多斤。3月,抢劫贯匪宋炳生在海淀成府北河沿拦路行抢,抢走清华大学美国留学生司马笑、司马红等人美金100多元、金戒指4个,呢大衣3件和其它衣物。特务、惯匪赵文增等6人,到玉渊潭望海楼村行抢,抢走汽车、马车、马匹等物。三、反动会道门勾结特务分子在暗中大肆造谣破坏。如他们到处散布“共产党好,窝头吃不饱,蒋介石混蛋,每日管白面”,“毛泽东进北京,不下雨光刮风”。甚至造谣说“日本在东北登陆了”,“美国在青岛登陆了”,“美国人到了天津”,“苏联占领东北了”,“张家口丢了”,“蓝靛厂中央军打来了”。他们还到处张贴反动标语,贴在玉泉山塔上的标语写道:“努力成功在眼前,力量就在长江南,共产反动无知子,蒋家成功在世间”等等。他们还宣扬反动会道门要取得天下,要当皇帝。

  海淀1948年底解放后对残余反革命分子、反动党团、特务分子、散兵游勇进行了登记调查、逮捕,逐步掌握了残余反革命分子等的材料。1950年7月,政务院和最高人民法院联名发布了《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指示》。10月召开了第二次公安会议,对镇压反革命工作作了详尽布置。北京市连续召开了第二届第四次和第三届第一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作出了《关于镇压反革命的决议》。根据镇压反革命指示、部署,区公安分局对原积累掌握的大批反革命材料和现押案犯材料一件一件的重新进行了审查。1951年2月21日,中央人民政府公布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在《条例》公布前4天(即2月17日),全市统一仃动,开始逮捕反革命分子。海淀分局全体干警在当地驻军的配合下,集中逮捕反革命分子51名,其中有特务分子39名,反动党团骨干分子7名,国民党反动军官5名。《条例》公布后,海淀分局于3月2日集中逮捕了20名反革命分子,3月7日逮捕了反革命分子146名。4月2日,海淀区政府召开区各界人民代表会议,海淀分局局长刘汉臣宣布了《关于镇压反革命的决议》。4月14日,分局提出了控诉对象名单,由区委区政府批准。从4月24日开始,全区各地陆续召开控诉反革命分子的群众大会。5月22日,全市统一行动,枪毙了第一批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的反革命分子。海淀区在海淀镇东大院召开了l万多人参加的群众大会,枪决了21名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这是海淀区第一次公开枪毙反革命分子,全区各村、各机关、学校都派代表参加了大会,与会群众情绪高昂,“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坚决镇压反革命!”等口号响彻云霄。8月22日全市第二次统一行动,处决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海淀区在海淀镇中心太平庄操场召开了4000群众参加的宣判会,处决反革命分子12人。此后,又相继在新北京、会城门、香山、阜成门外等地召开宣判会,处决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到1952年初,海淀分局处决了54名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其中有特务分子19名,汉奸2名,恶霸12名,反动道首17名,惯匪4名。对其它反革命分子,经过一段时间的审查,根据其罪行分别判处了有期徒刑。

  海淀区从这次镇反工作中综合整理出反革命线索材料1020件,经过摸底、建档、建卡,提出调查意见,到1952年6月,查清全区共有日伪、国民党尉级以上军官335名,中统、军统等各种特务369名,国民党地方团队中队长以上人员41名,国民党区分部委员、三青团分队长以上人员69名,日伪县级、国民党区级以上行政人员22名,宪兵6名,国民党警察巡官以上人员110名,恶霸、惯匪、地痞等462名,各类反动道首907名,共计2341名。至此,镇压反革命工作告一段落。

  解放初期,海淀区通过接管旧政权,建立了人民的新政权,人民真正当家作了主。公安机关采取一系列措施,整顿了混乱的社会秩序,治安状况明显好转,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得到了保障。土地改革运动,打破了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土地制度,使广大农民真正翻了身。各界群众的积极性空前高涨,全区的农业、工业、商业、私营工业等有了较大发展。海淀区人民经过3年的努力,国民经济得到了恢复和发展。 

版权所有(C) 北京市海淀区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长春桥路17号

电话:010-82510457、010-82510071   邮编:100089    邮箱:hdshizhiban@163.com

技术支持:北京科锐博通科技有限公司